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四)

  新婚两月,蓝思追先回了姑苏,金凌还要处理公务。他还带了兰陵的小食糕点,先给小辈分一些糕点,再给长辈几包日照绿茶,最后给魏前辈留一坛酒在静室,还剩两块沂水丰糕,准备给蓝景仪送去。蓝景仪此时本该在自己房间里,蓝思追却找不到他。

  日头偏西他才在后山上找到蓝景仪,身旁安静吃草的兔子都离他远远的。蓝思追在他身边坐下,三只兔子翕动着三瓣嘴靠近他,他抱起一只轻轻抚摸。

  “景仪,在我和金凌互通心意之前,含光君就告诉我,遇到喜欢的人要抓住机会,不然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  蓝景仪从他的食盒里摸出一块丰糕。他们俩无

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三)

(桑仪谈恋爱约会)

  宴席上,新郎官必须向每桌宾客敬酒。金凌在美酒遍地的兰陵出生,在民风豪爽的云梦长大,酒量自是不错。蓝思追虽有温家血脉,但打小在云深不知处成长,蓝家家教甚严,要求蓝家子弟滴酒不沾,还得蓝景仪帮忙,偷梁换柱才免得他喝晕过去。喜事当头,蓝启仁不好发作,蓝景仪又开了“好头”,几个同辈小辈偷偷喝了不少。

  待到把新人送进洞房,蓝景仪才晃出来吹冷风醒酒。金鳞台到处都是人,叽叽喳喳让他头疼欲裂,他就往没人的地方去,误打误撞地走到了蓝思追和金凌走水路上岸的小码头,河面上的荷花灯随着水流微风漂浮、摇晃。

  “真好看啊……...

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二)

(此篇追凌主场)

  在聂家上下的悉心照料下,蓝景仪的伤好得挺快,回去的时间也刚刚好,正是蓝思追和金凌合籍的前一天。蓝景仪回去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蓝思追,向他道贺。向门生询问到他正在藏书阁整理典籍后,蓝景仪小跑着来到藏书阁门口,看到他正在把高过头顶的书放入书柜,便装作云淡风轻地倚着木门:“思追啊,这几日可有想我?”

  蓝思追不用转头看就知道是他:“若不是聂宗主寄来书信,我们就算推迟合籍的日子也要去寻你。”

  “别介啊,你现在可是良人在怀,不日就要入赘做‘金夫人’,我可不想麻烦你们。”

  蓝思追自小与他...

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一)

主桑仪,有追凌,微量忘羡

原著向,观音庙后五年,有私设

 

既然让我遇见了你为什么不在一起。

——花粥《只不过是》

  “爹,娘,大娘,儿子不孝,不能把大哥的尸首带回来,但是儿子亲自主持了封棺大典,以后也可常去祭拜……”聂怀桑跪在父母墓前,他神色一凛,望向出入的石门,身旁的一众心腹也紧张起来:“宗主?”

  “无事。我方才好像听到有人在敲门。”这几年他的警觉还在,的确听见石门后有动静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。

  自封棺大典后,再无人低看他,低看聂家,辖下各个仙家送上仙器法宝,聂怀桑便开始着手改造祖坟,又设了好些个...

关于之后的一些猜测

关于忘羡
结为道侣,经常下山夜猎,有时几个月都不回姑苏,有时到了云梦附近就去骚扰江澄。潇洒快活,神仙眷侣
关于四大家族的其他人
蓝曦臣闭关几年,可能走出观音庙给他的噩梦,找个温婉女子相伴,生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。也有可能走不出,霜雪吹满头。
蓝思追知道身世后,将前尘往事都放下,几年后成名,成为新一代名士。
有人猜测蓝景仪可能会成为家主,这不无可能,若他做了家主,定是蓝家最上窜下跳的那个,带出来的小辈也是活泼好动。
蓝启仁年纪渐长,今天依旧为蓝家的未来担忧。
金凌会加速成长,在成为金家最好的家主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地走着。
【私心觉得追凌会互相吸引】
江澄终于可以开始去挑选夫人,无论如何,他都渴慕安定。
虽然我吃桑仪,但...

表达一下我对《魔道祖师》的爱

《魔道祖师》不是我看的第一部原耽,但在我心中是最好的作品。

从小到大,看过的小说的角色在某一方面都略显平板,非黑即白,非善即恶,但《魔道祖师》展示的是复杂的人物,更加多面的人物。可能我从小对反派一类的角色有种特殊的喜好吧,先拿金光瑶来说,他虽然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,但确实也属于反面人物之一。他的身上有很多甚至说得上是萌点的设定,他的温文尔雅,令人如沐春风的气度放在现世也是受人欢迎的类型。但就是这样的人,机关算尽太孤独,无人知他真正面目。

《魔道祖师》,包括后来的《天官赐福》,都会不时地给读者内心拷问的机会:他这样做对不对?他还有别的路可选吗?如果他选了另一种方式,结局会不会不一样?如果是我,...

少年苍耳之烦恼【一】小小少年,很多烦恼

全员现代AU,没有猎梦人的世界。苍耳和黑猫同年段,三丁和红桃继续在初中部奋斗,苍耳并没有机会遇见他们。猎梦人的级别是每个人的生日。


苍耳最近有一个烦恼,唯一的知情人舍友童子最近开始在唱《小小少年》了,苍耳怎么打他骂他也没用。

苍耳只庆幸他不知道真相。

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并不经常来上课,他有细软的黑发,白皙的皮肤,深邃的眼睛。他的学习很好,在苍耳的隔壁班,两人只见过三次。

第一次,是在新生报到的时候。

那时苍耳刚刚考进K中,在新生的队伍中东看西看,谁也不认识,每个人都有从前的老同学陪着,似乎只有他一个形单影只。苍耳突然没有了考入重点高中的喜悦,被人潮推来推去的他突然撞...

如果没有你(黑猫×苍耳)

【原谅我控制不住我的洪荒之力】

01

hey 我真的好想你

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

那个人的死讯,黑猫一开始也不愿意去相信。那样好的一个人,那样强的一个人,会猝不及防地从他身边消失。

他是惊蛰,他是白露,即便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段位称号——白露。

都是约翰养大的幽,三个人的性格却差得太多。黑猫是不可否认的冷傲,罗密欧是惊人的偏执,苍耳最小,却最冷静。

他是兄弟俩的调和剂。有时罗密欧对约翰的依赖表现得太过,黑猫就会有一点意见——他希望弟弟能正常些。有时候能力太强也不是好事,因为这时候,往往大家都会动手。而苍耳就负责在这个时候出现调解。

黑猫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习惯看见了这个少年温和...

红与蓝(《Red And Blue》)

卷一:早春


Chapter 1

我第一次看见Fingolfin,是在我与Feanor结婚的次日。

彼时那个黑发蓝眸的少年穿着单薄的棉质夏衫,深沉的靛蓝并不如猩红或金红鲜艳出挑,正如他十三岁的年纪依然沉静如水的气质。不过我那时也不过十五岁,只会肤浅地用服饰来评判一个人的身份。因为他当时的穿着非常普通,王宫里得脸的仆从有时都能穿上比棉布更好的衣服,所以当他向我行礼时,我并未还礼。而且我得赶着去赴我成为王子妃的第一个晚宴。

虽是家宴,但我也得足够重视。米色的细麻裙上绣着素雅的兰,很规矩地没有裸露胸前大片的肌肤,宽宽的半袖上有金线的纹路。红铜的长发盘成高一些的发髻,用镶嵌珍珠的头饰装点。打...

红与蓝(《Red And Blue》)作者写在前面的话

【题目和同名英文歌无关】

宝钻全员向,中世纪AU,诺婶视角回忆录,大家都是人类,会老会死

名字设定:父名发挥类似于封号的作用,例如:Nolofinwe殿下

内有cp:Feanolfin,MF,三白,泉花

含有雷点的人物关系:(前期)费诺诺丹妮尔双箭头,阿奈瑞单箭头芬国昐,芬国昐单箭头费诺(后期)费诺知晓芬国昐心意,不适者请避雷

主要人物死亡

第一次发表在lof上的长篇,剧情可能会狗血,开学后就是初三了,更新可能会慢

最后——谢谢读者大大们

© 雨中的铃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