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四)

  新婚两月,蓝思追先回了姑苏,金凌还要处理公务。他还带了兰陵的小食糕点,先给小辈分一些糕点,再给长辈几包日照绿茶,最后给魏前辈留一坛酒在静室,还剩两块沂水丰糕,准备给蓝景仪送去。蓝景仪此时本该在自己房间里,蓝思追却找不到他。

  日头偏西他才在后山上找到蓝景仪,身旁安静吃草的兔子都离他远远的。蓝思追在他身边坐下,三只兔子翕动着三瓣嘴靠近他,他抱起一只轻轻抚摸。

  “景仪,在我和金凌互通心意之前,含光君就告诉我,遇到喜欢的人要抓住机会,不然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  蓝景仪从他的食盒里摸出一块丰糕。他们俩无...

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三)

(桑仪谈恋爱约会)

  宴席上,新郎官必须向每桌宾客敬酒。金凌在美酒遍地的兰陵出生,在民风豪爽的云梦长大,酒量自是不错。蓝思追虽有温家血脉,但打小在云深不知处成长,蓝家家教甚严,要求蓝家子弟滴酒不沾,还得蓝景仪帮忙,偷梁换柱才免得他喝晕过去。喜事当头,蓝启仁不好发作,蓝景仪又开了“好头”,几个同辈小辈偷偷喝了不少。

  待到把新人送进洞房,蓝景仪才晃出来吹冷风醒酒。金鳞台到处都是人,叽叽喳喳让他头疼欲裂,他就往没人的地方去,误打误撞地走到了蓝思追和金凌走水路上岸的小码头,河面上的荷花灯随着水流微风漂浮、摇晃。

  “真好看啊……...

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二)

(此篇追凌主场)

  在聂家上下的悉心照料下,蓝景仪的伤好得挺快,回去的时间也刚刚好,正是蓝思追和金凌合籍的前一天。蓝景仪回去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蓝思追,向他道贺。向门生询问到他正在藏书阁整理典籍后,蓝景仪小跑着来到藏书阁门口,看到他正在把高过头顶的书放入书柜,便装作云淡风轻地倚着木门:“思追啊,这几日可有想我?”

  蓝思追不用转头看就知道是他:“若不是聂宗主寄来书信,我们就算推迟合籍的日子也要去寻你。”

  “别介啊,你现在可是良人在怀,不日就要入赘做‘金夫人’,我可不想麻烦你们。”

  蓝思追自小与他...

【桑仪】只不过是(一)

主桑仪,有追凌,微量忘羡

原著向,观音庙后五年,有私设

 

既然让我遇见了你为什么不在一起。

——花粥《只不过是》

  “爹,娘,大娘,儿子不孝,不能把大哥的尸首带回来,但是儿子亲自主持了封棺大典,以后也可常去祭拜……”聂怀桑跪在父母墓前,他神色一凛,望向出入的石门,身旁的一众心腹也紧张起来:“宗主?”

  “无事。我方才好像听到有人在敲门。”这几年他的警觉还在,的确听见石门后有动静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。

  自封棺大典后,再无人低看他,低看聂家,辖下各个仙家送上仙器法宝,聂怀桑便开始着手改造祖坟,又设了好些个...

[论坛体]怎样对一个挚友告白

【泉花,FF,祝松】

1楼 楼主 金发闪闪亮
 如题.楼主是一个高富帅,手下掌管着几百人的家族,楼主是金发,很多姑娘追我,但我只想上我最好的朋友。求助一下,怎么对我的挚友告白?

2楼 
 原来你是这样的高富帅

3楼 
 啧,又是一个“我只把你当朋友,你竟然想上我”的故事

4楼 冬天里的一把火

又抢不到沙发,坐冷板凳的我愤懑地开启了对2楼和3楼的人肉。

5楼 我的热情好像

楼上的别难过,虎摸

6楼 冬天里的一把火

楼上的给我滚远点,别碰我

7楼 楼主 金发闪闪亮

楼上的两位爷爷辈的别闹好吗?我正在出席...

© 雨中的铃铛 | Powered by LOFTER